0978_a626

眼见小女人吃痛的怒目相对,池景轩这才徐徐开口,“确定沈晴空的方位后,那一整片范围就已经被屏蔽了,所以,无论沈晴空要查什么,她所搜索到的东西,都是我想让她看到的,所以,现在你懂了?”

思索着池景轩话里的意思,秦雨季恍然大悟,一时间,整个人都缩在了池景轩怀里,一张脸更是滚烫无比。

眼角眉梢都透着好笑,池景轩再没开口,生怕小女人恼羞成怒。

牵着她的手下楼用早餐,继而,一起出门散步,池景轩将她的手放在唇边,吻了一下道:“雨季,这辈子,我的名字,只会和你的名字在一起。”

“户口本,房产证,所有需要公示的地方,以及,墓碑……”

丝毫不觉得此刻提起墓碑是件多么煞风景的事,池景轩正色说道:“我爱你,所以,哪怕要作假,我都不会伤害你。”

心中满溢着感动,更多的,却是对自己那么蠢的不好意思,秦雨季低垂着头,好半天都没吭声。

一路朝前走,秦雨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她这是被安安给算计了。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她心里有了不开怀,就表达出来了,否则,换成别人,闷在心里生闷气,没想明白之前,岂不是自己要郁闷好久?

再想到顾承安的本意,秦雨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“池景轩,你说,我是本来就这么蠢,还是一孕傻三年?”

为难半天,秦雨季问出了那个让她有些不忍正视的问题。

琉璃珠光 琉璃时光

秦雨季当然不蠢,但是归咎到一孕傻三年上,明显也不合适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跳进秦雨季挖的坑里,最后坑了自己,池景轩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:“要怪也只能怪,敌人太狡猾。”

“对,就是那个臭小子,太狡猾了……”

愤愤然的说着,只恨不得顾承安就在眼前,秦雨季气呼呼的拉着池景轩的手朝前走去。

原本半个小时才能散完的步,今天提前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,而自始至终,池景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回到家,打发了池景轩去书房忙他的,秦雨季躲进卧室,拨通了顾承安的电话号码。

“安安,挑拨离间是要付出代价的,我已经跟妈妈告状了,所以,接下来的一年,没完成哈弗的学业,不许你到处乱跑。”

继克扣零花钱之后,秦雨季想到了新的惩罚方法。

顾承安没想到,秦雨季竟然这么快就求证清楚了,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悔悟感,“姐,我错了。我可是小外甥和小外甥女唯一的亲舅舅啊,你就忍心这么对待我吗?”

听到顾承安的哀嚎,知晓抓到了他的软肋,秦雨季一脸的得意洋洋,“看你的表现吧,哼。”

“我表现可好了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”

翘着二郎腿,顾承安躺在床上和秦雨季聊着天,还八卦的告诉了她顾承晖和华盛顿黑社会小公主在一起的消息。

对于阴魂不散冒出来的沈晴空,顾承晖聪明的没有提起。

这些,是男人们该处理的事,他自然会解决,如果他解决不了,还有他那能干的姐夫,不是吗?

天马行空的胡乱聊着,房间里笑声不断。

端牛奶送过来的俞晚晴看到,脸上的笑容,愈发温柔。

Post Tagged wi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