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80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宋唯一整个人趴在手术台上,后背皮开肉绽,一条巨大的血痕在他的目光里,张牙舞爪地出现。

   裴逸白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 如此可怕的伤势,如同一个拳头,重重地朝着他砸来。

   此刻,他恍惚明白,医生为何要坚持用药。

   可这又如何?他的孩子和妻子,一个都不能有事!

   眼底的腥风血雨,渐渐传染了护士,她们不安又惊恐,生怕有什么被殃及。

   两人的脚步,都有些发颤,正想找一个理由出去,裴逸白冷漠的声音顿时传来。

   “我在这里守着她,有什么事的话,会让们进来的。”

   他的逐客令,正视护士门的及时雨,恨不得立马离开。

   “好的先生,一有什么情况,立马通知我们,我们就在外面,”

   裴逸白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宋唯一的身上,似乎没有听到她们的话。

   雪地清纯唯美女孩长发撩动氧气写真图片

   走到门边,刚巧是她们口中的郝医生要进来。

   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下意识指了指裴逸白的方向,朝着医生摇摇头。

   郝医生顿时明白了她们的意思,怕是被赶出来的。

   只是作为医生,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离开。

   给了她们一个安心的眼神,郝医生挺胸走了过去。

   “先生,我检查一下病人的情况,以便随时跟的朋友汇报。”

   拿出这个理由,裴逸白顿时没了拦着郝医生的意思。

   便起身,稍稍让开一些,目光却紧盯着他的动作。

   门口的两个护士见此,脚步不敢再退。

   “还是进去吧,郝医生都在,我们这个时候不能离开。”其中一个护士说。

   另一个护士也苦着脸,勉强点了点头。

   “先进去,我有点尿急,去一趟洗手间再回来。”

   小护士离开了急症室,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,外面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拦住她的去路。

   “是哪位,要做什么?”小护士被吓了一跳,继而绷着脸呵斥道。

   男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“我是们急症室病人的朋友,想知道她此刻的情况。”

   “朋友?既然想知道,为什么不亲自去问?”

   “不方便,小姑娘通融一下。”说着,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叠现金,目光恳切地看着面前的护士。

   那一叠现金,少说有五千块。

   小护士的手抖了抖,惊讶地看着对方。

   “麻烦了,我真的很担心。”

 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告诉吧。病人现在情况也不算严重,后背受伤了,再者发烧,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,暂时没什么事。”

   孩子?

   男子微怔,惊讶地看着面前的护士。

   他倒不知道,这个宋唯一还怀孕了。

   “好的,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他礼貌地点了点头,便看着护士离开。

   直到护士离开,男子才拿出手机。“夫人,我刚刚知道一件事,宋唯一似乎怀孕了。”

   “什么?”电话里,震惊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半个小时内,裴逸白要求的最优秀的医生,果然到了。

   两个妇科医生,一个外伤医生,外加一个贺承之。

   三人从车上下来,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,就进了手术室。

   而贺承之,因为不放心,特地过来看看。

   裴逸白已经从急症室出来,表情凝重,一张脸也同样没有血色。

   “放心吧,来的时候我已经详细的跟他们讨论过了,会没事的。用药会选择最保守的药物,AB类对孕妇的影响最低,目前来说还没有孕妇因为用AB类药物而出现不适的反应。”

   “至于不用药,那是不可能的。高烧持续不退的话,不管是对大人还是对孩子,都有极大的伤害。”

   道理裴逸白都懂,可是听着贺承之的这一番话,却感觉心如刀割。

   他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担心,不自信过。

   生怕被贺承之几乎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之下,还能出什么纰漏。

   裴逸白脸色铁青,因为这是贺承之开口说的,即便此刻心里暴躁到了极点,也只能强忍着。

   目光盯着手术室外面的灯光,心里无比期望时间过得快点,再快点。

   “我明白了,今天辛苦了。”裴逸白开口,声音嘶哑得不像话。

   贺承之德目光有些同情地看着面前的男人,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。

   随即,注意到裴逸白身上的狼狈,已经湿漉漉的衣服,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 “老大,还是先换一套衣服吧,这样下去会感冒的。别嫂子没事,先染上了病。”

   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奔波了多久,竟然会来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小地方。

   “我没事。”裴逸白摇头,淡淡回答。

   “现在没事,这样下去迟早会有事,需不需要我提醒一下,现在的温度是二十三度?”

   贺承之严肃地说。

   本来就低温,再加上浑身湿漉漉的,铁打的人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了。

   “一会儿嫂子醒过来,发现这样,估计会被吓哭,相信我。”

   好说歹说了许久,甚至信誓旦旦地告诉裴逸白,离手术结束还要很久,他换个衣服只需要两分钟。

   最后才劝服了裴逸白。

   手术没有那么复杂,也没有医生说得那么严重。

   只是在选择药物上,三个医生极为保守,用的都是国外最好的药物,效果很好,药性温和,对孕妇的伤害很小。

   病房里,两个妇科医生,和外科医生之外,便是先前去洗手间的小护士。

   宽大的护士服下面是她自己穿的衣裳,今天她穿的恰好是卫衣,外面有两个很大的口袋。

   此刻,口袋里鼓鼓囊囊,装了许多钞票。

   不只是上衣,连下面裤子的袋子里面,都是如此。

   小护士的动作有些慢。

   细看之下,还有些发抖。

   明知道不适合收下这笔钱,可是金钱的魅力太大,最后还是收下了。她也只是告知了病人的情况,再者那个人之后就走了,应该没事吧?

   “剪刀。”医生重复了第二遍,她才回过神,急急忙忙地将剪刀递了过去。

   被那个医生冷冷扫了一眼,小护士额头不停冒汗。

   “是的,对不起。”

Post Tagged wi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