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33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裴辰阳的眼眶一热,从没有哭过的男人,抱着手里的孩子的时候,突然有种责任感和使命感。

   这是他的血脉,融合了赵萌萌和他的希望,从今天开始,他要守护着怀里的小宝贝,一直呵护她长大。

   裴辰阳微红的眼眶,倒是完全出乎了赵母的意料。

   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   今天的这件事,小外孙女出生,自然不是伤心事。

   那么,解释裴辰阳此刻的情绪,应该就是喜极而泣了?

   她不动声色地看着裴辰阳的举动,只是,她什么都没说。

   裴辰阳抱着孩子,许久许久。

   一直到,跟着赵萌萌的病床,离开急诊室。

   这一路上,都是裴辰阳抱着孩子。

   “看也看了,抱也抱了,现在这里没什么事了,可以走了。”刚刚进到病房里,赵榅阴晴不定着脸,开始下逐客令。

   00后女生清新娇美生活照靓丽可爱

   裴辰阳小心翼翼地护着孩子,对于赵榅的话,纹丝未动。

   现在这个时候,谁走谁就是傻子。

   赵榅总不至于要将他打走。

   “裴辰阳,我在跟说话,别以为装死就可以当没听到。”赵榅拉长了脸,压低声音命令道。

   “抱歉,恕难从命。”裴辰阳拧了拧眉。

   真不知道赵榅是怎么想的,亏得他还是当外公的人。

   这会儿,宝宝在睡觉,赵萌萌也在睡觉,就不会消停点,让她们母女好好的睡吗?

   说着,低头,爱怜地亲了亲女儿。

   裴辰阳生怕自己皮糙肉厚的,将女儿弄伤了。

   亲了下去之后,想起早上刮得胡子,这会儿估计又冒出一点儿了,没有刺痛女儿嫩嫩的小脸吧?

   裴辰阳一阵后怕,再也不敢乱亲了。

   “……信不信我将丢出去?”赵榅气结。

   翅膀硬了啊,还敢故意跟他唱反调。

   恕难从命?听听这是什么话。

   “还有,谁准亲我外孙女了?给我住嘴!”赵榅低声怒斥。

   简直是得寸进尺,忍无可忍。

   只是一个不注意,声音略微高了点儿。

   “那动手吧,如果不怕吵醒萌萌,和宝宝的话。”裴辰阳似笑非笑地说。

   这个表情,落在赵榅的眼里,就是有恃无恐。

   而赵榅,尽管脸色难看至极,却不敢真的如同裴辰阳说的这般动手。

   “看看,这是什么态度。”赵榅猛地一甩手,没有再逼迫裴辰阳走开。

   随即,阴恻恻地一笑。

   要呆在这里,随喜欢。

   不过赵榅知道,裴辰阳在这里,待不了多久。

   想到这里,他心满意足地走开了。

   裴辰阳也不理会。

   只是,抱女儿的权利,并没有维持很久。

   因为,赵母神色冷淡地走了过来,对他说:“抱过就差不多了,孩子还小,这会儿要好好休息呢。”

   也亏得他们得知女儿怀孕之后,对她的身体调理从没断过。

   而更巧的是,出了月子之后的赵母也要运动,于是拉着赵萌萌天天散步,最起码要走一个半小时。

   而且,孩子也不大,五斤重。

   这才导致赵萌萌的生产异常顺利,就怕出了什么纰漏。

   赵母冷不丁地开口,而且还是为了孩子好,裴辰阳自然没有什么权利拒绝。

   “是。”他起身,有些不舍得放下手里的小丫头。

   这张脸,融合了他和赵萌萌,怎么看就怎么喜欢。

   “放下来吧。”赵母也没有去接,直接指着赵萌萌的病床,让他将孩子放下。

   裴辰阳顺着赵母的话,照做了。

   她将被子掀开一部分,赵萌萌的旁边留出一大块空出的位置,给宝宝睡。

   裴辰阳的目光忍不住盯着沉睡的赵萌萌,喉结不停滚动。

   抱着孩子的手,久久没有动作。

   他在想,这并不是最正确的搭配。

   最正确的姿势,应该是一张大床上,左右两边,分别是爸爸和妈妈,中间,才是宝宝。

   而现在,只是赵萌萌和宝宝,他还没有资格上去。

   “傻愣什么?听不懂人话啊?小心冻得我外孙女着凉了。”赵榅在旁边,见裴辰阳久没有动作,黑着脸呵斥。

   别以为他没看到,裴辰阳那一双色眯眯的眼睛,都快要黏在女儿的脸上了。

  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叫赵榅忍无可忍。

   被他这一打岔,裴辰阳倒是回过神了。

   他弯着腰,将孩子轻轻地放在赵萌萌的身边,再小心翼翼地将被子掖好。

   一大一小,看着心都要萌化了。

   若不是赵萌萌的父母这会儿都在,他真的恨不得给她们母女拍个照,宣告全世界女儿的到来。

   之后,裴辰阳厚着脸皮,对于赵榅赶人的举动很熟视无睹。

   继续呆在病房里,务必要等到赵萌萌醒过来。

   这么重要的日子,库斯是不可能陪着她的,而他难得趁着这样的机会在这里陪伴,裴辰阳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?

   家里还有一个孩子,年纪也小,赵母是不放心全部交给保姆的。

   于是,便借着给赵萌萌炖汤的机会,先回去了。“佣人已经炖好汤了,我回去拿,们在旁边看着,萌萌醒了的话,给我电话。”

   裴辰阳知道赵母也是因为不放心赵小胖,自然是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。

   “阿姨去吧,路上小心。”若是赵榅也可以一起去的话,就再好不过了。

   只是,这个算盘,明显是落空的。

   “放心,我留在这里看着萌萌。”赵榅说着,满是深意的目光看了看裴辰阳,自然是警告了。

   “那就好,我先走了。”

   片刻后,病房里剩下赵榅和裴辰阳大眼瞪小眼,一直到晚上赵萌萌醒过来。

   这一觉,赵萌萌睡得异常踏实。

   怀孕十个月,几乎没有一个月是轻松的。

   前期孕吐,吃不下饭,后面,胖了,脚抽筋,肚子大了难受,睡不好觉。

   在生完的这一刻,身边有父母,她完全没有任何担心。

   在确定孩子没事之后,她就放心地睡过去了。

   此刻,睁开眼,却冷不丁地看到离自己最近的是裴辰阳。

   “怎么在这里?”赵萌萌花容失色,瞪着裴辰阳的脸脱口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