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3_a2066

叶子皓与大家说着话,叶青凰在东屋收拾。

小吉祥和虎子在院子里玩耍,也叽叽喳喳说着大人听不太懂的话,只有叶张氏在一旁看着他们,满脸笑容很是开怀。

叶子玉忙着给所有人都泡了茶,就出门去催中饭。

大家是中午赶回,根本来不及自家备饭,但这时候叶子皓显然不方便出门,怕被人堵在路上嘘寒问暖,因此,周子康匆匆去酒楼订了席。

客栈那边也管饭,所以住在那边的人自不必管,但叶青柏家和他岳家也住在哪里,周子康自然要去请他们过来吃饭。

叶子玉见周子康还没回来,便想着去找找,正走在街上,就看到周子康匆匆过来了,连忙停下脚步等他走过来。

“你自己又跑出来了,不帮着嫂子收拾屋子?”周子康过来便牵了叶子玉的手,边走边说她不懂事。

“嫂子屋里多是带锁箱子,抬进去放着就没什么事儿了,家具都是爹和二堂哥弄好的,我能帮啥忙啊?”

叶子玉撇嘴解释:“其他小事儿哪轮得到我?我挤得过莲儿吗?”

看似吃醋却无奈的话,顿时让周子康哈哈地笑了起来,反而安慰她道:“那没办法了,莲儿有多想她二姐,这些日子咱们可都看着呢。”

上个月莲儿过九岁生辰,却一点也不开心,听彩儿说,莲儿躲在屋里哭说想二姐呢。

以往她生辰可都是二姐做好吃的帮她庆祝的。

白色暗昧女孩落寞的心情

这事儿旁人也帮不上忙,只能哄哄。如今人家二姐终于回来了,谁还能跟小丫头抢不成?

叶子玉也觉得好笑,但别人不知她还能不知?她和叶青霞最知,莲儿就是叶青凰一手带大的,打小就最粘二姐了。

俩人说笑着回了叶子皓那边院子。

周子康就和叶子皓解释,周家那边说中午就在客栈吃饭,想早些休息,周氏也找了郎中过来诊过脉了,母子均安,只是需要休息。

这话他又找叶青柏说了一遍,叶青柏中午到是留在这里吃饭,拓儿也被安置在这里住,没有去客栈。

四岁的拓儿明年就要启蒙读书了,这些日子还跟着铭儿背熟了《三字经》正在读《百家姓》呢,也是个读书认真的孩子。

当然也和去年常在城守府生活有关,因为叶青凰时常把这些当作故事讲给小孩子听,当作儿歌在唱。

厅上,叶子皓已和袁先生说好了。

除了大的那些个去读一个月的书,拓儿也丢过去熟悉一下私塾生活,不用特别去教,给他个座位坐那儿就行了。

自然,拓儿是不用给束修的,就让他去听私塾里的读书声,跟着读就是了。

恰好今年收的启蒙班学的正是《三字经》和《百家姓》,对拓儿来说不是难事儿。

若他们中秋节前离开靖阳,实际是读不完一个月书的,只不过叶子皓不会跟人计较多少天。

而袁先生也不小气,全部按了八折优惠,还赠了两个名额,也就是把赵家的沐文和沐光给免费了。

不久,酒楼送席过来,周子康已和叶青柏在厅上摆了两桌,剩下的就将八仙桌拼起来摆在廊下。

这样就不当太阳晒,却也吃着凉快,毕竟夏天的中午正是热的时候。

周子康办事可靠,叶子皓不用多问,就直接留了那几个先生一起吃饭喝酒,酒是从府城带过来的梅花酒。

靖阳不是没有梅花,但酿梅花酒的人家可不多,便是酒坊里梅花酒也卖得贵,到是桂花酒和菊花酒比较常见。

几个先生喝着梅花酒很是高兴,便说起一年前叶子皓在这里设宴请大家喝酒的事情,说起往事大有年少轻狂的感慨。

大家关起院门来吃饭,外面的街邻到是识趣,没有跑来敲门,中饭之后,叶青凰亲自收拾碗筷去厨房里洗。

四个嬷嬷去客栈与她们家人相聚,家里能干活的还是她自家人。

她也许久没有干活厨房里活儿了,如今再来到这曾经长住过的地方,心情感慨也仿佛回到了当年。

还没有发家致富,男人还在读书准备科举、而她除了做家务就是绣花、做糕点赚钱的那清静简单的日子。

叶子玉和小妹也在厨房里帮她,叶子皓那边还在喝酒、相谈甚欢,丝毫不因叶子皓已无功名而改变情谊。

不过等叶青凰她们洗完碗出来,他们也吃完散席了,叶子皓送袁先生他们出门。

袁先生他们下午还要上课,自然不能继续多呆,他们也知道,叶子皓回来,肯定要去县学拜见师长,也提前将县学秀才们的一些谈论告诉了他。

但如今不管旁人说什么,都已惊不动叶子皓的心,但师长们教导那些秀才正视他的问题,还是让他感动。

这一次他的事情,让府学师长操心,十二县学师长虽未在面前,但肯定也是替他惋惜的。

如今回来靖阳,这些都是教过他的师长,情份上自又不同。

他进城不情怯,但要去县学了,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,说不上来的忐忑感觉。

“歇个中觉再去吧,天气热了,你又一路辛苦,刚到家正是劳累的时候,歇一歇也精神一点。”

叶青凰正在厅上继续收拾桌子,小妹在擦着桌子,她见叶子皓回来时神情有些落寞,连忙走过去安慰他。

“不了,这时候还没上课,我早去早回,明天一早还要回叶家村,事情多,早做完一件是一件。”

叶子皓看着凰儿在担心自己,却笑着摇了摇头,心下也就多了几分勇气。

路是他自己选的,师长也理解他、不怪他,他有什么好畏怯的?在青华州面对了那么多事情,回家来还能怕了?

是他想多了才是。

“去给我泡杯醒酒茶来,我喝了就去县学。”叶子皓抬手摸了一下叶青凰的头。

这动作到有些像过去揉惯了小吉祥似的,让叶青凰无语瞪了他一眼。

叶子皓哈哈一笑,便往东屋走去。

东屋,叶张氏带着小吉祥和虎子两个都在窗下的凉榻上坐着,小兄弟还不肯睡觉,正在搭着积木。

Post Tagged wi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