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91_a2066

“若是种成果树,比如石榴、枣子、桔子、桃花,还有些实用价值呢,这么一片都赶上咱们在靖阳的院子那么大了。”

“说得也是,可惜我的任期只有五年,咱们也不能把那些树都挖了再来种果树吧,便宜了后来人。”

叶子皓却无奈解释,就像当初去了京城,凰儿想将人家院子里的兰草花圃种上葱蒜,让他哭笑不得。

她明明是心思剔透之人,也不是胸无点墨,相反,她是他能谈书论政的红颜知己,可在生活上,她总是优先想到实用和价值,再去想别的。

“好吧,幸好还有一大块空地可以晾豆皮,也不算一无用处。”叶青凰明白叶子皓的意思,只得有些遗憾地妥协了。

但拢翠苑的名字,就改成松涛居了。

拢翠苑和旁边的烟霞阁,若在清流还可以觉得是风雅之意。

但在前任城守,甚至更前任城守……他们就只觉得,这多少都有些私藏佳人的意思,脂粉味儿重了些。

正好趁机改掉。

于是第二天吃早饭时,叶子皓就让大总管通知司库,将松涛居的牌匾入库收着了。

当天就订制了一块新匾额,三天后挂上。

早饭后,陈飞他们就往铺中铺了一些货,又清点了铺中库存、查看了帐目。

余晖落幕女孩湖畔念想清纯唯美

因为夏长生和秦家盛这些日子在铺中的表现不错,叶重信说可以留他们在那里当个伙计,先培养着,以后铺子肯定是要凌厉的,而陈飞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呆在铺子里,还会出门进货,采买一些别的,铺中有可靠、踏实的人守着,才是正道。

因此,就将这两人留下了。

叶青柏他们在铺中歇了一晚,已经精神抖擞地忙了起来。

他们今天还不会开摊,周家爹带着小儿子和孙子去找邝家私塾办理入塾的事儿。

叶青柏则是将拓儿架在肩上,先送去城守府。

以后周家摆摊,肯定是天未亮就要忙起来,不过叶青柏负责的是拉面和刀削面,因而暂时用不到他,他就趁那时间送拓儿到城守府。

因为八珍阁开铺没这么早,也不需要提前来准备什么,就算陈飞他们坐马车过来时天色也亮了。

而叶青柏也不能将拓儿直接往回城守府的马车上扔,毕竟是他儿子,就这么交给一个下人带回去,他不敢冒这个险。

今天,陈飞他们将铺子里的事处理了一下,叶重信也和叶青柏的大舅哥一起把最后一点木匠活儿赶了赶。

赵沐扬和赵沐秋回来了,也立刻过来帮忙。

就剩下陈飞管铺子里的事,决定上哪些货,他们计划明天清早就出发。

虽然辛苦,但事情确实太多,不得不赶紧再去攒一批货回来,今年就不会再去了,冬天行远路会辛苦得多。

这一趟回来就中秋了,正是葡萄旺季,他们也要去张罗葡萄酒的生意。

但葡萄酒的生意他们心照不宣,并不急于对外宣扬。

现在也就是叶青柏和周子康知道,至于准备多少,有没有生意,就在观望中了。

但他们都是喝过这酒的,相信只要做到这个程度,一定会有生意的,最多就是卖便宜一点好了。

当然,叶青凰要做的事,要么提前放弃,要做就肯定会做起来。

但她与叶子皓的习惯,就是热衷订单保成本。

自然,这笔大买卖他们不会交给别的商家,而是给别人供货。

就先从云来酒楼开始,酒楼除了菜,当然卖的就是酒,菜不过是用来佐酒的。

若云来酒楼出现了葡萄酒,先不说出处,按市价去卖,先赚上一笔再说。

叶子皓上回宴请府学师长们,是买的梨花白,五斤装可是十两银子,买上两坛子就是二十两银子。

而叶青凰早就让大总管筹备橡木桶了,她想着若要运输、储存,当然还是橡木桶最好,而为了买卖方便,她要求的是五斤装、十斤装,还有两斤装,仿佛是参照了云来酒楼的方式。

但十斤是便于客人回家储存,两斤、五斤方便待客、送礼,再多就怕客人存放不当,变了味儿反怪她的酒不好。

以前在靖阳时,她用的是五斤装的酒坛子,也有用两斤装的酒坛子,却也不敢多装。

欧阳不忌在知道他们要大量收购葡萄后也是吃惊得很,当初听主子说时还不以为意,只当是小户人家的聊胜于无的喜好罢了。

当初主子要他准备买些葡萄回来,他也打听好了哪里有种葡萄的果农,已经准备订货了。

却没想到他们打算最少买进万斤。

就算按二十文的进价,这也是两百两银子啊,一旦做坏了,两百两可是他们半个月的糕饼赚头呢,到时主子不得心疼死了。

但见他们谁也没有质疑过,而是信心满满地计划着,甚至为了腾出精力来做这买卖,而急巴巴地再次南下进货。

他也不得不叹气,不得不被这帮年轻人折服。

七月初八晚,叶重信回城守府时,交代叶青柏将剩下的木匠做完,反正这里还有两个木匠,他也就不着急了,明天一早就要回家去了。

因为周家明天一早也要开铺了,叶青凰也没接他们到府里来吃饭再聚一聚。

夜里,叶重信抱着小吉祥亲了又亲,带他去花园里逛了逛,这才早早歇息。

而叶青凰也在收拾行李,将这些日子做出来的棉衣棉衣打包,给叶重信只有一身,给叶重义却有四身,鞋却是各有两双。

若叶重信回去后决定今年不来,这棉衣棉鞋也好穿上,若是他要来,这衣和鞋拿回去,又会再拿来。

但叶青凰不能因此就不给公爹做,但她爹没人做这些,总不能次次都等着大姑和舅娘她们帮忙吧,她做了,爹穿起来也就宽裕一些。

第二天早起,陈飞他们继续收拾了出行之物,叶青凰准备了两筐糕饼,让他们在路上可以吃。

这天气虽然热着,但糕饼放两天没事儿,何况他们这么多人,一担糕饼也不怕吃不完坏掉。

这次他们有十辆马车出门,因是第二次从青华州南下,路况、行程、投宿都有数儿了,就没有再带府卫同行。

Post Tagged wi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