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30_a2074

一切的风起云涌,暗流诡谲,都从周云凡接到大陈皇朝的授勋之后,变得越发诡雷了,帝国的九个皇子勒令手下,把郦江城暂列为禁区,在城内不再频繁活动。

反倒是其它六大帝国的各种势力,愈加盯上了郦江城,想尽千方百计,想渗透进去。

周云凡被授与荣宁侯爵,官封一品大员,他从钦差大臣手里接下那串朝珠,从此郦江城就划归他名下,他拥有独一无二的管辖权。

郦江城主陈鑫于是就归荣宁府管辖,陈鑫当真是走了狗屎运,当初刻意讨好,提早表白忠心,唯周二少爷马首是瞻,眼下得到回报,依旧当他的城主。

周云凡手里把玩当初自己炼制的朝珠,才事隔几个月,竟然回到自己手里头,只不过此时佩戴它,同自己炼制出它之时佩戴,意义完全不同。

这串朝珠经过护国公主陈灵妙转手,送达皇廷内务部备案,经过皇帝之手,由钦差大臣奉旨授勋,它代表的意思就非同小可了,它代表了一个侯爵的特权。

“云凡,我看满眼怪异的目光盯着这串朝珠,在浮想联翩什么呀?”陈灵妙双手不自觉抚宁了几下小肚子,一脸幸福的表情,这两个月来,她天天腻歪在周云凡身边,可谓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多番的风雨过后,竟然有了爱的结晶。

只不过她一直没对周云凡透露一丝半点的口风,陈灵妙没想到自己没什么妊娠反应,就这样毫不自觉地怀了宝宝,这回她抢了一个先,如果生下来,是男孩就会顺理成章世袭爵位。

眼前,周云凡听了陈灵妙的问话,轻言细语回应:“我在想遥艺和曦儿什么时候回来,我想她们了。”他的花有很多被动成分,大陈皇族的三个天之娇女,可谓是送货上门,不签收都不行,相处的时间久了,交往的时间长了之后,这感情早就噌噌地往上飚升。

“她俩不是说这个月下旬,会赶回郦江城的吗?焦急也不管用,何必自寻烦劳,更何况她俩武功卓绝,不用担心她俩的安危感到落寞,是不是她俩没在身边分享授勋封侯的喜悦?”陈灵妙聪慧,看透他的心思。

“是啊,我能如今的身价,与她俩竭尽所能地谋算,是分不开的。”由此可见陈曦和陈遥艺在周云凡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,她俩是他创建商业帝国的左膀右臂。

“哦,这事我知道,既然知道我陈家女对这么好,可不要辜负咱仨。”陈灵遥笑盈盈地说,十分直白地点题,说出心里话。

娇艳清纯美女花田写生气质图片

周云凡胳膊肘儿一弯,任由她喜滋滋地挽着:“放心吧,不用提醒,本侯爵会照顾们的感受,看看,其它六大帝国的使臣奉密旨来到郦江城,多次求见,我只是答应给除了古蒙帝国和环亚帝国之外的其它四国,提供小批量火器嘛。”

周云凡直接把事情挑明,其它四大帝国给出的条件实在是优厚啊,都说商人唯利是图,他却不这样认为,做为一个有底线的侯爷,不会让大陈皇朝的面子过不去。

“还说云凡,当初可是答应不让火器流出大陈帝国的哦,这样做有违初衷。”陈灵妙娇嗔地责怪道。

周云凡长叹一声之后说:“人家只是提出小批量购买,用于加强皇室禁军自卫力量。”

其实他内心是有想法的,那就是大陈皇帝忒小气,给周府的封赏实在是微不足道,如果不是默许陈曦,陈遥艺,陈灵妙三个人与他生活在一起,他早就让周府独立于皇朝之外。

除了大陈皇朝之外,其它六大帝国哪里一个不是对周云凡许下高官厚禄,以及各种特权啊,至少美女,更是全凭他的喜好。

眼下听了周云凡的话之后,陈灵妙心里泛起一丝丝苦涩,当初她一时犹豫,没有坚持己见,封周云凡为公爵,从此留下隐患,导致其它六大帝国公然宣称,只要周云凡把周府迁徙过去,就封为国公,永享公爵待遇。

“云凡,不管怎么说,同我们有老交情,知根知底,可不要忘本哦。”陈灵妙恨不得买到后悔药,不然不至于让眼前如此尴尬。

“嗨,不用担心,我周云凡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,既然们三个人真心实意对我,我怎么好意思翻脸不认人,哈哈。”如今,大陈皇朝的护国公主在他身边象一只可爱的喜洋洋,惹人喜爱。

就在两个人卿卿我我之际,荣宁府的老管家老钱,屁颠屁颠地跑来,上气不接下气,气喘吁吁地说:“侯爷,环亚帝国的外相,陪同环亚帝国舞魅公主,又进府求见。”

周云凡眉头一皱,心里有点犹豫了,都说英雄爱美人,这位舞魅公主的容颜,并不输于他身边的灵妙公主,特别是歌舞方面,可谓是独一无二,说她是舞神,一点也不为过。

舞魅公主那曼妙的舞姿,一旦舞动起来,就会让人如痴如醉,那变化多端的美妙幻影,总会在人的眼前,挥之不去。周云凡早就动用眉心处的天眼,看出舞魅公主,天生绝品媚骨,媚态天成。

舞魅公主为了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,总是戴有面纱,一番丑化处理,在外行走。可以说除了她父皇母后,以及最宠她的皇祖母,常见她的真容相貌之外,周云凡是极为少数的人,看过她那绝色美貌。

陈灵妙陪伴在周云凡身边,听了钱管家的禀报,很想出言阻止周云凡不去见舞魅公主,话到嘴边,说出来的话,却变成截然不同:“云凡,还是去见见人家,给人家一个明确的答复。”

周云凡听了之后,低声说:“还是我家妙妙懂我,咱们家是医术世家,如今发家的侧重点就是与各国加强商业合作,增进外贸往来,合作共赢。”

周云凡之所以有这样的改变,那是他在授勋前,大陈皇朝的九个皇子让他极度反感。九个皇子相继对周府的产业虎视眈眈,使用阴谋诡计,想掠夺瓜分,周云凡极度不爽。

反省过后,周云凡决定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调整心态,加强同其它帝国的商贸往来,这是他给自己留退路,他这样做,陈灵妙还真不好说什么。

Post Tagged wi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