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78_a2078

   几个人站在光秃秃的山坡之上,一眼看向四周的山地,有丛林也有琥珀,远比第一道收取木灵的地方更加辽阔。只是,目前位置,周围却是丝毫没有半分的动静,却看不出有什么荒兽的痕迹。

   “大个子,你不是说这里有什么妖兽吗?怎么半天没动静啊?”大钟对乌索格诧异追问道。

   乌索格慢慢蹲下身子,将普通人三四个大的手放在地上,轻轻闭上眼开口道:“很近了。荒兽的牢门已经打开,正在吞噬着这里的试炼者们。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活到最后,成为真正的黒巫。”

   “神神叨叨。”大钟撇了撇嘴,显然对于乌索格的话不以为意。

   只是,一刀也已经把手放在了地面之上,然后感受着地面的动静,迟疑了几分,开口道:“真有东西在靠近,虽然距离还很远,但是这动静很奇怪。”

   奇怪?

   林峰也蹲下身子,将手放在地面上,却只感觉地面传来持续的颤抖感觉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土中一般。

   砰。

   而就在众人疑惑不定的时候,远处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破碎声。

   几个人,同时转过头,却只见远处山谷之中一个土黄色,长条形的怪物破土而出。那一只怪物就好像一只巨大的蚯蚓,足有二三十米长的体型,直径也有四五米,冲出地面的头部张开的嘴里满是獠牙,就好像一个搅碎机一样。

   “妈妈呀。这是什么妖兽?”大钟惊骇的开口道。

   乌索格沉声回应道:“这不是妖兽,这是吞噬一切生灵的荒兽。荒兽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异物,他们的身躯硬如钢铁,远比妖兽更加强大。只有真正的勇士,才能击碎他们的身躯取得荒珠。”

   撕裂的感觉

   身躯硬如钢铁。

   在乌索格说的时候,在场几个人还不以为然,只是当见到有人在地面之上攻击那头荒兽的时候,众人才发现,荒兽的战力远没有他们预估的那么简单。

   “那是火族的人,火焰居然无法伤及荒兽的身体。”蜀山一剑远远看着,惊讶开口道。

   周围不断出现荒兽。

   大钟看着一边露头的荒兽,手持长弓,笑着开口道:“硬如钢铁的身躯?在我面前,都他妈是纸糊的。”

   咻。

   一支箭夭带着火焰的光芒激射而出,瞬间击中了一头荒兽的身体。

   只是,在众人惊骇得目光中,箭夭却是在荒兽的身上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,好像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伤害。只是,荒兽受到了攻击,却是被激怒,一转方向已经窜入地面,极速向林峰他们所在的山丘奔袭而来。

   “妈呀,这什么怪物啊。”大钟显然没想到,这一箭居然没堆荒兽造成太大的伤害,顿时惊住了。

   荒兽冲来,乌索格却是已经取出了巨大的双刃斧,慢慢放低了身姿,如同野兽一般凝视着荒兽袭来的方向。而在荒兽冲到几人山坡之下,再次露头的瞬间,乌索格已经一跃而出,手中的巨斧高高挥过头顶,嘶吼着已经挥砍向了露头的荒兽。

   嗡。

   这一斧头挥出,带着极为强大的劲气,在荒兽露头的瞬间,巨斧已经从荒兽的头部劈砍而下。这一斧,力道无穷,好像没有受到丝毫阻碍,便将荒兽的身躯一斩两开。粘稠的血肉如同找到了宣泄的出口,从荒兽的身躯中倾泄而下,鲜血瞬间洒满了乌索格的身躯,让乌索格整个人变得狰狞起来。

   “不是对方太厉害,而是你不行。”刀马帮一刀看着一脸呆滞的大钟,抬了抬眉头道:“看见没?这才是真正的男人。”

   真男人。

   林峰也感觉到刚才那一斧头的威力,他也不能正面抗衡,否则下场智慧也眼前的荒兽一样,被一刀两半。

   “好了。都别发呆了。”林峰看着乌索格已经从荒兽身体中取出了一枚荒珠,便对几个人开口道:“我们先击杀荒兽,掌握荒珠,只要我们得到的越多,距离目标便越近。两千头荒兽,只有四次祭祀的机会。这里应该不只是我们一个队伍进来,只要我们的队伍能够拿到一半以上的祭祀权,水族人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希望了?”

   几个人点了点头。

   白玉清迟疑了几分,开口道:“无论如何,不能大意。根据我看到的记载,巫神在世的时候,麾下有八大族巫,分别掌握着八大源体,这八位是黒巫祭祀的首领。如果真有水源体出现在这里,恐怕我们就很麻烦。”

   “嗯。反正一切小心形式。”林峰吩咐了一句,便对几人道:“我们六个人,两人一组,击杀荒兽,相距不要太远,有什么危险,及时互助。”

   几个人应声。

   不等分配,一刀已经冲向了乌索格的方向,满脸兴奋的样子。而一剑和大钟一起,林峰和白玉清一起,冲向了一侧荒兽出现的地方。

   荒兽的皮肉的确强大,最重要的是身躯也足够强大,大钟的弓箭无法造成太大伤害的原因便是这荒兽全身上下都是皮肉,没有什么具体的要害部位。而这种形态的荒兽,对于大钟这种弓修来说,自然最无奈了。

   林峰手持炙阳剑和白玉清一起攻击一头荒兽,而周围,还有其它部族的人出现,只是一时间,周围的人也都极有默契,都在对付荒兽,并没有互相出手的迹象。不过,所有的人也都明白,这种默契不会持续太久,等到荒兽被斩杀完,开始祭祀妖珠的时候,真正人类的厮杀才会开始。

   一头头荒兽不断在地面中出现,荒兽的身躯虽然强大,但是行动也相对笨拙一些。林峰和白玉清从两侧夹击,不过两分钟时间,一头荒兽的皮肉便受到了太多的创伤,内部的血肉也跟着被挤压了出来,荒兽轰然倒塌在地面之上,失去了动静。

   荒珠。

   林峰在一剑破开荒兽脑袋,便找到了所谓的荒珠。荒珠和妖丹看上去有些类似,不过里面的能量却让人感觉极为诡异,林峰也没敢尝试去吸收。林峰这里斩杀了一头,蜀山一剑和大钟也慢慢击杀了一头荒兽。而乌索格和一刀两人却是仿佛在较劲一般,两人一人一边各对付一头荒兽,而身后已经各留下了一头荒兽的身躯。

   不得不说,面对荒兽,重型兵刃更加实用。

   巫神宫,一个四个入口,而四个入口之中各有两个队伍进入这最后得试炼,所以一共只有八个队伍在这里。

   林峰一边击杀荒兽,一边搜索着周围的队伍,除了火族和黑土族的人靠近一些以外,林峰还找到了两个队伍。前后三个队伍,却没有黑白商会的人。

   “三个队伍,除了黑土族和火族的那些人之外,还有两个部族一个来自于瀚州的天狼族和宁州的羽族。天狼组的人可以狼化,战斗力会因为血脉之力飙升。宁州的羽族则善使弓箭,远比九阳山的弓箭更加厉害,也是天生的杀手,同时他们在空中会幻化出双翼,飞行速度很快。”白玉清辨别着两个队伍,开口道:“这两个队伍,应该来自于巫神宫的一个入口,也就是说,黑白商会要么失去了一只队伍,要么那只队伍并没有进来。”

   林峰点头道:“这些人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现在最总要的是确定水族的人有没有进来。”

   几人的目标,便是水族的水神戟,只要水族的人没有进来,水神戟不出世。那这一次的任务,便算完成了。而就在两人继续击杀妖兽之时,却突然感觉到天空飘来了一丝细雨。

   林峰抬手,惊骇得仰望天空。而蜀山一剑和大钟他们也惊愕得看着上方昏暗的世界,眼神也变得凝重了几分。

Post Tagged wi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