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07_a2090

   野九闻言,也扭头去看武安,一脸震惊地样子。

   “你,难道你是”

   武安点了点头,面不改色心不跳,就像是说着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一般。

   “没错,我就是至阳至刚之人,我的血就是你说的阳血,只要需要的话,尽管去取。”

   这讲义气的程度,让寒月乔都忍不住佩服。

   眼下,至阳至刚的血虽然已经是找到了,但是那邪魔之血,就真的有些难度了。要是凭着寒月乔的记忆来说,她知道是这个情况的人,就只有慕容芷攸一人。

   只是

   慕容芷攸别说是不可能会帮她,就是能帮她,也不可能让她在三天之内找到。要知道,这慕容芷攸都已经失踪了足足七日了。就连慕容芷攸的哥哥慕容青林都没有找到她,更不要说她这个不相干的人了。

   想到这里,寒月乔凝眸沉思了起来。

   吕婆婆听闻武安就是所谓的阴阳血中的阳血,就已经很惊讶了。当看见寒月乔连所谓的阴血都像是有了目标的时候,顿时就震惊到无语了。

   什么叫做人脉广?什么叫做运气好?大概说的就是寒月乔这种人了。

   这一刻吕婆婆才发现,繁花公子跟在这个女人的身边,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   空气感清纯长发女生唯美私房写真

   “啪!”

   寒月乔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狠狠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。

   野九,武安,吕婆婆几人都被寒月乔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纷纷睁大了眼睛看着她。

   “怎么了?”

   “我想到办法了!”寒月乔笑着道,“既然不能等她上门,那我们就想办法吸引她来!”

   “你有办法弄到阴血了?”

   “没错!”

   寒月乔自信地笑了一下。

   随后,她又急忙对武安道:“现在我找阴血的时间里,还要麻烦你帮我去收集觉醒剑魂所需的其他的东西,银两我都有,地方我也可以告诉你,你只管去可劲要就好。”

   “去哪里要?”武安有些怀疑的目光看着寒月乔。

   “当然是科尔沁夫那里!他那个地方盛产牛龙骨,要一百根来,也不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,至于那些玄金铁”

   寒月乔将目光落到了野九的身上。

   野九连忙摇头,摆手,结结巴巴的回答:“我这里真的没有!我豁出身家性命来,也只是能帮寒姑娘你把五、六、七、八级的灵石找来!”

   寒月乔点了点头,满足了。

   毕竟五、六、七、八级的灵石也是一个十分难解决的问题,野九能包下这个难题,也能让她轻松不少。

   现在唯一难解决的,就是那玄金铁了

   这玄金铁可是一种比八级灵石还要稀有的东西,一般人压根就没有见过。毕竟灵石还是能开采和提炼出来的东西,要是运气好,还能直接遇到高级的灵石。但是,玄金铁那就堪比恐龙化石一般的存在了。

   整个沧澜帝国,就没有听说过哪个竞拍楼能弄到这个东西来拍卖。

   连寒月乔都不禁有些发愁。

   吕婆婆在这个时候开口:“丫头,要不你告诉我,哪里能弄到那玄金铁,我也为你出一份绵薄之力吧!”

   听闻吕婆婆的话,寒月乔不由地心头一暖。

   这大概就叫做众志成城吧!

   眼下大家可以分工合作,先行将那些可以找到的东西找起来。至于不能找到的东西,就努力去找。

   等到三天之后能不能觉醒剑魂就看天意了。

   寒月乔将野九,武安,吕婆婆她们分别支出去之后,自己也将还在熟睡的小飞飞从椅子中抱了起来,送回了房间里。

   小飞飞身上的那把通玄剑,已经擦干了血迹,重新放回了小飞飞的身边。陪伴着小飞飞一起入眠。

   寒月乔随后从房间走出来,抬头看了看天色。

   现在已经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,再过两个时辰,就是邪魔盛行的时间。往日里,北堂夜泫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吸引邪魔,因为在这个时段的邪魔力量是最强大的。寒月乔现在就要反其道而行之。

   他偏偏要在邪魔盛行的时候,将慕容芷筱引出来。

   寒月乔要将慕容芷筱引出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派人去通知慕容青林,来寒王府吃一顿便饭。

   在厨房准备着饭菜的时候,寒月乔却在屋子里准备着许多的定位符和镇魔石。

   要说起这些镇魔石,那还是因为北堂夜泫经常被魔族的人追杀,身上就带上了一些这种镇魔石。在北堂夜泫那天临走的时候,担心她也会遇上魔族的人报复,就给她也留下了一些镇魔石。

   这些镇魔石虽说并不是如刀剑一般厉害,但是却可以将那些邪魔在短时间内困住,这样也就可以避免让那慕容芷筱化作灰飞。

   能抓住慕容知晓最好,要是不能抓住的话,就在慕容芷筱被困的那一刹那取她的血,为小飞飞的通玄剑觉醒剑魂用。

   计划的每一步,都不能出差错。

   很快,太阳落山,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让寒月乔有些惊喜的是,慕容青林竟然如约而来。

   只不过

   慕容青林的脸色看起来明显不怎么好,甚至他的眼神中还有一丝不屑的意味。

   寒月乔坐于院中的大树底下,身前是一方檀木案几。案几上几个小菜,两个酒杯,一壶酒。不远处还燃着一炉子的熏香。

   大风起,红衣飘飘的寒月乔看起来犹若天仙下凡,美艳不可方物。

   慕容青林看着微微怔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,脸上依旧还是一副不善的神情。

   他一撩衣袍下摆,坐于寒月乔对面。没有看桌上的酒菜一眼,直接开口问起寒月乔。

   “你今日将我找来,究竟是有何事?”

   “这么着急着做什么?看你风尘仆仆的,不如坐下来先喝杯清酒如何?”寒月乔说话间,素手执起酒壶,为慕容青林斟满了一杯清酒。

   慕容青林看了一眼,还是没有喝,满眼都是戒备的神情,自以为是的道了一句。

   “归元堂是不可能让你渡世堂赢的。”

   “哈哈哈”

   寒月乔大笑了起来,笑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