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35_a2074

   周云凡右手拿着毛笔,蘸上朱砂水在一张黄纸,挥洒几笔,看上去象符,只不过谁也看不懂,包括他自己,一番装神弄鬼后,左手拿起桃木剑,挑起那张纸符。

   往那烛台上一点,扑地一下,符纸点着,周云凡左手桃木剑挑着纸符,飞速往空中一抛,他嘴里念念有词,也不知念叨些什么,叽叽咕咕。

   右手拿着桃木剑,在空中不停地剜着剑花,闪身快步走,来到病床前,剑尖平横,往躺在病床上的赵玉刚额头,啪达一声,用力拍了一下,赵玉刚竟然睁开了眼睛。

   一直在病房里的赵小淼和赵小军,惊愕无比,这是什么情况?还真让这个江湖郎中给救醒了,真是不可思议!

   就连站在门口的小袁也将信将疑,看着周云凡即兴表演驱邪的把戏,眼睛里闪烁着惊诧的目光。

   倒是赵玲珑冷静一些,她知道周云凡精通“御气飞针”,能玄气凝实成玄针,以极快的速度,施展奇巧的针灸刺穴和解穴术,还不只是这样,更诡异的是他能够“弹指飞针”,伤敌于无声无息之中。

   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人啼笑皆非了,赵玉刚醒来后,周云凡并没有住手的意思,转身闪近那个用医疗推车布置的香台。

   左手里的桃木剑,往那个盛装了公鸡血的陶罐里,快速搅动几下,周云凡反身回到病麻床前,左手拿着剑头满是鸡血的桃木剑,往赵玉刚的额头,苍白的脸,他的脖子,甚至还往头发上擦拭。

   周云凡嘴里念念有词,念叨着,由于语速极快,没人听到他念叨的是什么,其实他念叨的是,赵玉刚啊赵玉刚,我给身打鸡血了,让更嚣张更得瑟啊。

   直到那柄桃木剑头上的鸡血,部擦拭到赵玉刚的头上,周云凡的左手往门口一掷,那柄桃木剑竟然刺入病房木门,剑身竟然没有断!

   这回赵玲珑震惊了:周云凡施展这一手,表明他能御气飞剑!看来上次与自己同修“阴阳合道秘诀”,不只是自己修为提升,他的修为也同样精进了许多。

   赵小淼和赵小军安排在病房外面的保镖,看到门口闪过一道剑气,如此凌厉,在闪躲的同时,注意力在病房门口,几个呼吸后,急忙从病房门口闯入,病房里什么也没发生。

   少女粉嫩双颊以马为伴楚楚动人清纯照

   只不过短暂的寂静后,只听到赵玉刚发出尖叫后,怒吼:“可恶的周云凡,竟敢拿污血弄到我头上.我我我要杀了!”

   周云凡才不会同他计较,假借驱邪的名义,戏弄了一番赵玉刚,心里酸爽不已,转头盯了赵玉刚喝道:“别鬼哭狼嚎!不然的话诱发失心疯,就不是最惨,而是更惨!”

   赵玉刚从床头坐起来,额头,脸,脖子,涂鸦了鸡血,成了十丑角,哪里还有一丁点玉树临风的范?只见他从床头翻身下床,奔向周云凡,要同他拚命。

   赵小淼立即伸手,从中拦截,不让他狂奔。

   赵小军却沉声喝道:“玉刚,搞什么鬼?周顾问好心救了,竟然不知好歹,还不快点住手!”

   先前周云凡手里的桃木剑,掷入病房门,还有门上,没有拔下来,不难看出他的武功修为,真不是一般上看高手能对付的家伙。

   赵玲珑这时候发话了:“赵玉刚,如果不是两位堂叔向周医师求诊,还会在病床上半死不活的躺着,不感恩也就算了,还恩将仇报?还姓不姓赵?”

   她的言语犀利之极,让赵小淼和赵小军,无法替赵玉刚帮腔。

   赵玲珑带着助理小袁,尾随周云凡,离开了病房,她心里何只是一个爽字了得,看到赵玉刚那幅怪相,她差点没忍住,在病房里快要大笑了。

   赵玉刚从小就欺负赵玲珑和赵灿,这一回栽倒在赵玲珑入住的别墅外面,他那不可一世的形象,毁了!就象是斗鸡走狗里头,一只斗败的公鸡。

   气得他差一点吐血三升,无可奈何看着赵玲珑尾随周云凡离去,就算咬牙切齿,哪又怎样?这回他是真栽了。

   周云凡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口,驻足等候,助理小袁小步快跑,赶紧过来打开办公室的门,三个人进入办公室,助理小袁早就注意到她领导的表情,急忙关紧办公室的门。

   果然不出所料,赵玲珑重重的坐到沙发上,立即发出哈哈大笑,刚才她忍得好难受。

   早年隐藏在心里的恶气,这次让她笑得眼泪鼻涕出,赵玲珑俏脸胀红,好象小女孩一样,可爱之极。

   周云凡淡然很多,这次替赵玲珑出头,整蛊赵玉刚,让她对自己的好感度,又晋升了不少。

   助理小袁在旁边捂着嘴巴,咯咯直笑,转身给去泡茶,平复激动不已的心情。

   周云凡贴身坐在赵玲珑身边,看到她笑得弯腰驼背,他伸出手右手,在她背上轻轻地拍着:“玲珑姐,悠着点,慢点笑,没谁同比赛争名次。”

   赵玲珑转头瞪了他一眼,一阵哈哈大笑,嗓音低调下来,变成浅笑,把手伸向周云凡的腰间,想掐一把,刚才大笑,有点虚脱,这次掐起来,有点无力。

   “讨厌!实习生,这个小混蛋,总算替姐做了一件好事,真是笑死我了。”

   赵玲珑笑骂道,激动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,刚才她看到的那一幕,是她记忆里深刻的笑料,随时翻出来,都会让她容易找到笑点。

   周云凡的右手,在她的后背,从先前的拍,改变了方式,变成了摩挲,轻轻地温柔地占着便宜,而且是赵玲珑默认的那种。

   小袁泡来两杯参茶,放到赵玲珑和周云凡身边的茶几上,她的工作做得很到位,摆放好茶杯,转身开门离去,她这只灯泡不见了。

   办公室内,赵玲珑转身张开双手,搂住周云凡的脖子,两个人面对面,两双眼睛相距不到一指之距,接下来就是情投意合,情不自禁的时间。

   四十多分钟后,两个人重新在沙发上坐好,赵玲珑给周云凡整理着装:“实习生,瞧一瞧,刚才有多放肆,不怕我扣奖金,不给发年终奖?”

   周云凡笑道:“院长大人,手下留情,千万别扣我奖金,实习生再也不敢放肆了。”

   嘴里说的,同行动截然不同,他双手捧着赵玲珑的俏脸,又要相亲相爱了,这时候响起敲门声,两个人才停住。

   周云凡凑嘴到她耳根:“今晚继续。”

   赵玲珑回了一句休想,她的巧手轻轻戮他身上的闽感点,两个人红着脸盯着对方。